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一劍天鳴 ptt-第一百零五章 暗涌熱推


一劍天鳴
小說推薦一劍天鳴一剑天鸣
李源鸣笑道:“我穷人一个,去那里找聘礼?”
“小子,上次不是见你有好几戒指里都是珠宝吗?”小影笑道。
“我不知道郑叔要什么呀?”李源鸣不解道。
“管他要什么,你给他的就是你的心意。”千翎羽道。
“也没能这样给一个戒指就行了,上次不是见那王家小子抬着几大箱珠宝来下聘吗?这样显得大气。”小影笑道。
“也对,那我们也这样弄。”李源鸣笑道。
于是四人买了几十个大红箱子,把珠宝放进去,然后请人大张旗鼓的抬到郑府。
“你这丫头搞什么鬼?那有你跟着这小子一起下聘礼的?”郑熊见到四人搞的这排场,哭笑不得。
“郑叔,这小小意思不成敬意,也算是我对绮雯的一点心意。”李源鸣笑道。
“你这小子,把老夫宝贝女儿骗到手了,还叫郑叔?”郑熊笑骂道。
“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李源鸣给郑熊行大礼道。
“好了,你这礼也行了,聘礼也下了,你这俩婚事算定了,但是需要你爹娘来,要不然总感到缺少了点什么。”郑熊笑道。
“岳父,我爹娘还在无忧城,距离太远,我们刚从那里回来,这要等一年后再回去了。”李源鸣道。
“哦,没事,一年后再把你爹娘接来千元郡。”郑熊笑道。
“岳父大人,三日前去郡王室打探消息,偷听到阅道楼二楼主和三楼主将要联合对您老不利。”李源鸣看着郑熊道。
“老夫此次回来,过几日再出去,你这小子现在是老夫的女婿,属于半个儿,老夫从今日起把阅道楼交予你和雯雯打理,以后你们就住在郑府。”郑熊想了想道。
全能闲人 小说
“岳父大人,我能力欠缺,怕辜负您老的期望。”李源鸣惶恐道。
“不用怕,老夫做你的后盾,以后你在阅道楼说一不二,谁敢逆你之意,就是对老夫不敬,你可以大开杀戒。”郑熊满脸杀气道。
“既然您老这么相信我,那我再推辞就有违您老一片苦心了。”李源鸣挠了挠头,然后道。
“那好,刘嫂,准备酒菜。”郑熊往堂上的一中年妇人道,接着又对李源鸣道“今夜和这小子饮几杯,明日带你小子去阅道楼接替总楼主位置。”
次日,郑熊带着李源鸣四人来到阅道楼总楼,吩咐身后俩名皇境长老,去请二楼主和三楼主以及各大长老来此饮茶。
一刻钟后,那俩名皇境长老回来禀报郑熊道:“两位楼主,今日没有来总楼。”
“这两家伙是不是能耐见长了?老夫昨日摆擂台择婿也不见他们露面,老夫几年未回来了,也不来拜见老夫,真的是胆大包天了。”郑熊怒骂道。
“岳父,是不是他们怕见到您?”李源鸣道。
“所以老夫此次要下决心整顿阅道楼。”郑熊脸色铁青道。
“岳父,听讲这二楼主和三楼主背后有势力,听讲二位楼主也不是以真身现身?”李源鸣好奇问道。
“你现在是老夫女婿,也可以向你透露个底,其实老夫还有个身份是剑宗太上长老钱银钦,包括他们俩也不知道。”郑熊道。
“我之前也听千道叔讲过您老的身份。”李源鸣笑道。
“那千道现在也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上次给老夫传音后就失去踪迹了。”郑熊不解道。
“道叔现在和我爹娘在一起,他之前被二楼主和三楼主的人追杀,所以才想着去无忧城休养身心。”李源鸣笑道。
“这两个混蛋,竟然连老夫义弟都敢下手,看来是活腻了。”郑熊怒骂道。
“岳父,您知道他们背后势力是那家吗?”李源鸣好奇问道。
“当时那郑熊临死前只讲过,这阅道楼由三人共同建立的,当时这三人组建时谁也没有以真面目相见,只是用这块令牌作为见面暗号。”郑熊手中捏着一块玉牌,但只有三分这一道。
“但是经历几千年了,那更是不知道拿着这令牌来阅道楼的是人还是鬼了,更别说他们二人的身份了。”郑熊叹息道。
“那这阅道楼靠打探消息为辅,擅于培养年轻武者为主,那几千年过去了,阅道楼底蕴应该不弱吧?”李源鸣好奇问道。
“阅道楼培养的年轻武者,都是为归元帝国服务,要不然你以为就凭打探消息可以生存吗?”郑熊笑道。
“那阅道楼应该算帝国内务了?”李源鸣打破沙锅问到底。
“算是,但权力独立自主,等你做阅道楼楼主后就明白。”郑熊笑道。
“看来今日是做不成楼主了,二楼主和三楼主都没有来。”李源鸣笑道。
“没事,这几日老夫让他们露面。”郑熊笑道。
经过五日等待后,阅道楼传来消息,说二楼主和三楼主回来了,让大楼主去阅道楼有要事相商。
郑熊带着李源鸣来到阅道楼。
“大楼主多年不见,我二人甚是挂念。”一中年人满脸笑容道。
“大楼主,是不是在怪我和二楼主没有参加您摆擂择婿吧?其实帝国让我俩去参加一重要议事,来不及回来庆贺大楼主择婿,非常抱歉。”另一中年人道。
“哈哈,你俩认为我郑熊是那样的人吗?”郑熊笑道。
“这位是大楼主的爱婿?”之前那中年问道。
“是的,他叫李醉。”郑熊接着又介绍道:“贤婿,这位是二楼主袁叔袁振雄,这位是三楼主常叔常历青。”
“晚辈李醉见过二位楼主。”李源鸣给二人躬身行礼道。
“真的是人中龙凤,一表人才呀,恭喜恭喜大楼主,喜获爱婿。”二楼主袁振雄笑道。
“既然是大楼主爱婿,今日我作为长辈等下议事结束,老夫作东,大家好好饮一杯,作为庆贺。”三楼主常历青笑道。
“俩位既然讲有要事相商,那我们入正题吧。”大楼主郑熊笑道。
“大楼主,这边请。”二楼主袁振雄笑着在前引路。
几人来到一茶室,只见里面坐着几人。
“大楼主,我给您介绍这几位:这位是帝国内务副总管乔文真;这位是帝国武道巡查使武治贤;这位是常州曹家太上长老曹旺行;这位是千元郡王家老祖,也是老郡主王稀城。”袁振雄给郑熊介绍这四位客人道。
“幸会幸会。”郑熊笑着抱拳道。
“郑大楼主客气。”乔文真,武治贤,曹旺行回礼道。
“郑大楼主,我们又见面了。”王稀城笑容有些僵硬。
“王兄,那日事出意外,郑某实在抱歉。”郑熊表示歉意道。
“郑兄,只怪我那不成器的玄孙命薄,那敢怪罪您郑大楼主。”王稀城笑道。
“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太客气就见外了。”二楼主袁振雄笑着招呼大家坐下道。
“既然大楼主回来了,我和三楼主此次把去常州议事内容向大楼主讲一下,但是这位应该回避下。”袁振雄微笑着朝李源鸣看了看道。
“他不用回避,此次老夫回来,就是让他接替阅道楼大楼主位置,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讲。”郑熊笑道。
“那好,此次帝国内务大总管、武道巡察总使要求求所有议事成员,包括各大现任郡王、各大郡威名在外的家族管事,全力处置邪恶势力,也包括像阅道楼这样为帝国培养年轻武者的组织,经过商议最后让常州曹家太上长老曹旺行、千元郡王家王稀城担任常驻阅道楼左右使,以便更好的管理培养年轻武者。”袁振雄道。
“之前,帝国内务大总管讲过不插手阅道楼之事,为何此时要在阅道楼安插左右使,所为何意?”郑熊看向那内务副总管管治贤问道。
“郑楼主,你千万别误会,大总管为了加强培养年轻武者速度,所以提议让曹家主和王老郡王加入阅道楼,提供更多的经验与指导,从旁协助阅道楼工作,大家都是为了帝国服务,所以此次老夫和武巡察使特意为此事而来,就是担心大楼主产生误会。”乔文真解释道。
“既然大家都是为帝国服务,那老夫想问问,这二位既然是左右使,那他们是不是要参与阅道楼事务?”郑熊有些不悦道。
“他俩只管武者培养这块,对其它阅道楼事务不插手。”乔文真笑道。
“那他们是否需要服从本楼主下达的命令?”郑熊又问道。
“这个……这个,只要是合理的命令,他们都会服从,但他们需要有独立的行事空间。”乔文真笑道。
“哦,那武巡察使有什么话需要讲述的?”郑熊扭头朝着武治贤问道。
“大楼主,我这此次来千元郡主要是调查一起特使失踪案和那传闻吞吸魔功祸乱案,顺便和乔副总管一起作伴,没有别的意思。”武治贤缓慢道。
“郑某作为阅道楼大楼主,肯定服从帝国内务总管在培养武者这块人事安排,但今日郑某正式退位大楼主,由我女婿李醉接替大楼主位置,老夫想大家都没有意见吧?”郑熊笑道。
“大楼主真是魄力非凡,我袁振雄全力配合李楼主今后日常工作。”袁振雄表态道。
“李少侠真是英雄出少年呀,相信日后在李少楼主带领下,阅道楼发展享誉归元帝国。”常历道赞赏道。
“我相信日后和李少楼主在为帝国培养武者方面鼎力合作。”曹旺行微笑道。
“李少侠年轻有为,相信阅道楼日后发展越来越好。”王稀城微笑道。
女帝直播攻略(旧)
“各位叔伯在上,我也是被岳父大人赶鸭子上架,希望日后在阅道楼得到各位叔伯鼎力相助,李醉先在此感激不尽。”李源鸣拱手环视众人道。
“看到大家这样,老夫心满意足了,但是老夫有句丑话先讲在前面,如大家对老夫爱婿动歪心思,那别怪老夫翻脸不认人呀。”郑熊大笑道。
“大楼主,讲笑了,你看我们都合作几千年了,那有什么歪心思。”袁振雄大笑道。
“大楼主,今日真是双喜临门呀,值得庆贺,等下我作东,大家不醉不归。”常历青拍掌大笑道。
“诶,三楼主讲笑了,对郑某来讲应该是三喜临门,应该郑某作东才行,各位随我来。”郑熊大笑道。
“好,我听楼主的。”常历青笑道。
于是,众人出了阅道楼往郑府而去。
李源鸣自从进了阅道楼就静静的打量着众人,发现这二楼主和三楼主不简单呀,竟然把这老郡王王稀城和那远在百万里的外的曹家太上长老曹旺行给请到阅道楼为自己撑腰,还弄了个正当的名头。
而那归元帝国内务副总管乔文真和巡察使武治贤都能供他们俩驱使,看来背后势力不简单,自己日后在这阅道楼要如何开展工作?如何树立威信?这二个家伙明明是要把这个大楼主架空……
还有这个巡察使看来要去无望南域调查那贺之召失踪之事,那不是露馅了吗?
这三个归元帝国来的,竟然都是王阶境一重,而这二个楼主修为竟然模糊不清和自己那老丈人一样,看来这里水不浅呀。
经过几个时辰吃喝,众人都是醉意熏天,相互搀扶着离开郑府。李源鸣一一送他们出了郑府。
等他们都离开后,原来醉得趴在桌上的郑熊坐直身躯,望着坐在桌边的李源鸣道:“老夫今日逃过一劫呀。”
“此话怎讲?”李源鸣不解道。
“本来今日他们要弄死老夫的,经老夫卸任这大楼主之位后,又把这庆功宴安排在郑府,才让他们有所忌惮,否则今日老夫难逃其毒手。”郑熊道。
全職業武神
“那这阅道楼不是危险重重?”李源鸣惊恐道。
“不用担心,老夫不在阅道楼了,他们只是把你当作一棋子,不会伤害你的,正是给你发挥空间的好时机。”郑熊想了想道。
“岳父大人,看来这袁振雄和常历青已经是铁了心要做把您老排挤出阅道楼了,但是这阅道楼除了为帝国培养武者,得到一些资源奖励外还有其它收益吗?”李源鸣不解道。
“当你熟悉阅道楼运转后,就明白其中利益在那里了。”郑熊接着又道:“唉,人老了,不想管事了,老夫有点累了,先去歇息。”
“……”李源鸣张了张口不知道讲什么好,暗道:“那你还让我接任这阅道楼楼主之位?不是成心坑我吗?”
话讲,袁振雄,常历青等人出了郑府,又往阅道楼而去。
目前这阅道楼除了郑熊几个亲信之外,其他人都是这二位楼主的人,几人又聚集在茶室饮茶。
“袁楼主,为什么刚才在阅道楼不结束那郑老匹夫性命?”王稀城有些不满道。
“王老郡王,在阅道楼动手,坐实弑杀大楼主名声让帝国知道后,对阅道楼未来彼有危词。”袁振雄劝慰道。
“之前我设计在庆功宴上大家一起动手,把这老匹夫给弄了,但是他不着道,非常可惜。”常历青叹息道。
“那为什么不在郑熊府上做了他?”内务副总管乔文真道。
“我在郑府当时也想动手,但有种危险感觉,促使我不敢做出动手决定,唉,错过这次机会,何时才能再有。”袁振雄叹息道。
“其实你俩也不用担心了,那郑熊已经宣布退位了,难道以你四人实力还拿不下那乳嗅未干的孩子?”武治贤突然道。
“武兄,这小子虽然是个孩子,但是能让郑熊入眼的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袁振雄又道:“武兄,这次你老兄来千元郡调查那吞吸魔功,有那么神奇吗?”
“这个传闻很是神奇,把别人的修为转为自己实力,你讲神奇吗?为兄都想修炼这个魔功。”武治贤低声道。
“如真有这种功法,谁都想要,辛辛苦苦修炼几千年,人家用几十年或百来年时间就可以突破帝阶境,怪不得传闻天风尘魔头在风尘帝城被正道几十位顶尖大帝围剿,最后还是让那魔头逃跑。”乔文真叹息道。
“那武兄真敢去无望南域调查那魔头?”曹旺行问道。
“没有办法呀,上头命令不敢不听,上次派去皇境巅峰武者贺一召带着六名皇境七八重武者去无望南域到现在杳无音讯,上次很着急,此次派为兄一人来无望南域调查,确实是危险重重。”武治贤无奈道。
“其实我和常兄之前也派皇境七八重武者去无望南域去调查一些事情,到现在也没有回信,看来是凶多吉少了,这无望南域并不像传说表面那样平静。”袁振雄有些后悔道。
“据内部消息,现任郡王黄鹤龙和退下来的五任老郡王都派过家族武者去南域调查在南域的产业被灭之事,最后只逃回来二武者,然后他们也没有下文了。”常历青道。
“这么讲,那为兄这次去千元郡凶多吉少了?这南域这么可怕?”武治贤道心也有点被这几人言语扰乱道。
“我们兄弟俩讲的都是事实,武兄不相信那当兄弟没有讲过。”袁振雄认真道。
“那为兄要好好想想了,如何解决这问题才是真,但也不能空手回常州。”武治贤道。
“哈哈,乔兄,武兄,既然大远来千元郡,今日我们兄弟二人让二位兄弟见识下千元郡本地特色。”袁振雄站起来,朝来众人笑道。
于是众人出了阅道楼,往那特色地方行去,大约行了一刻钟,武治贤忽然道:“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