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滿級玄學大佬在八零修道觀 我朱孔陽-第249章 分頭行動展示


滿級玄學大佬在八零修道觀
小說推薦滿級玄學大佬在八零修道觀满级玄学大佬在八零修道观
当天,玄元震和玄素九就商议妥当。
玄素九的在和平镇上继续收尾。
明天,玄元震就和李海父女两个一起回老家去。
中午吃完饭,玄素九就顶着大太阳去了那座戏院。
他们赶过去的时机刚好,是一天当中最热的一个时段。
住了好多居民的小街,此时安安静静。
大部分上班的居民都不在家,在家的那些这个时候也在歇晌。
因为午饭之后,谢承烨就被林至和方少均叫走了,这一次来帮玄素九忙得就成了王启航和小马两个人。
不过这两个人对于能来帮玄素九的忙,看上去是十分高兴的。
那天他们从地下上来,王启航和他哥都没打听到什么具体的消息。
林至和方少均两个人嘴很严,在地下具体遇到了什么事情,甚至跟工程指挥部的人都没有提起。
不过他们问到了土地庙的事情,这倒是勾起了王启航的一些记忆。
他觉得自己的经历也算是很不寻常了。
就从那次去京城的火车上遇到了怪事之后,之后的事情一件比一件更吓人。
到了现在他可能比这镇上所有的人都更期待,能够恢复过往的安宁。
这些日子,他把王神官的灵位供奉在自己身边。
其实心中还是很期待,能够在看到玉桑从这灵位里面走出来。
但是很遗憾一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在见到玉桑一次。
如今听玄素九说,也许解决了戏院的问题,可能玉桑也能行动自由。
看着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小马小心地打开了戏院的门锁,进门之后又将门掩上,还从里面拴上。
对于周围的人来说,这出戏院已经发生了足够多的奇闻异事,不需要再增加更多了。
即便是大白天走到这个院子里面,也是出奇的冷。
明明日上中天,但好像阳光都被院子的院墙给遮住了,一点都晒不进来。
其实仔细抬头看还是有太阳的,只是因为院子里面太过阴了,就算是有阳光也感受不到热度。
这个季节地上的枯草正在疯长,昨天他们才倒了一些,可是今天就没有丝毫痕迹了。
小马随手捡了一根长树枝,拨动着地上的杂草,希望将蛇虫鼠蚁赶走,万一窜出来就是没咬到人,把人吓一跳也不好。
在太阳底下,玄素九能感受到那个阴气没有那么夸张。
她又看了一下这座院子,东南西北四个角落。
其中东南西三个角上,还打着她昨天晚上丢出去的符咒。
只有北角,大约有一米见方的位置寸草不生,那个地方天然就有一片阴影,在平地上有一小堆纸灰。
这就是昨天晚上玄素九那个符咒烧出来的。
小马扛着一把铁锹,正等着玄素九的指示。
玄素九却不着急,从自己身后的背篓里拿出一把镰刀,一把柴刀,将柴刀递给王启航。
现在第一件事情,就是除草。
凡是会招邪气的院子,无一不是杂草横生,人迹罕至。
由于生活习性的不同,那些留存在人间的孤魂野鬼们,很自然的喜欢选择这种荒废的地方。
她一面收拾,一面科普,提醒王启航他们,自己家里还是需要注意一下的,如果有条件,就别懒,多收拾,别让孤魂野鬼们误会,那是给他们准备的游乐场。
王启航想了想,他现在跟奶奶住在一起。
因为他平时比较忙,奶奶年纪也大了,家里家外的活照顾不过来,家里前院还好,后院已经满是荒草了。
这么一想,还是得抽个空回去收拾收拾。
万一真像玄素九所说,他们住在屋里,孤魂野鬼住在后院,那就没意思了。
他们收拾了快一个小时,总算是把戏台子前头那一块杂草地给收拾干净了。
这样一来,整个院子里就有了一块开阔的空间。
玄素九让王启航将王灵官的神主牌安放在戏台上,她也没有点香,只是掏出个大红苹果来供在神主牌前。
过了一会,就见神主牌中凝成一个人影。
玉桑出现了!
他这些日子潜心修行,身体已经恢复的很好了。
十岁RELOAD
戒中山河 小说
原本就漂亮的脸庞,此时显得容光焕发。
王启航发现,玉桑跟自己想象当中的那些鬼的样子都不一样。
千金贵女 小说
他可以随时更换身上的衣服,有的时候穿着唱戏的衣服,有的时候穿着古时候的长衫袍服,还有一些时候就是跟他们普通人一样的衣服了。
王启航会忍不住想,难道玉桑还能买到衣服不成?
新爸爸怎么看都太凶了
他的胡思乱想,玉桑根本就读不到。
玉桑看着眼前的戏台,眼里满是怀念。
“老吴呢?”他突然问玄素九。
“到夜里就会出来。”玄素九笑笑说。
玉桑四下看了一圈,指着北方,说:“墙下,挖三尺,应该是在个铁器中。”
“是什么?”玄素九问。
玉桑摇摇头,说:“不该出现的东西,看不透。”
玄素九又点头,她看了小马一眼,对他说:“去挖吧!”
小马一听赶紧凑了过去,挥起铁锹就开始刨土,那个地方没有铺石板,而是泥土也比较松软,很快就跑开了一个坑。
凡人炼剑修仙
完了大约有一米左右,铁锹底下碰撞到了东西。
果然在那个泥土里面埋了一个铁盒子,小马蹲下身想要伸手去拿那个铁盒子,却被玄素九给拦住了。
“别乱碰!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玄素九说。
她过去一看,那个铁盒子上面都是斑斑锈迹,一片漆黑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图案,但是能够看到盒盖上有些纹路,应该是刻在上面的。
玄素九从自己的背包里面掏出了,昨晚剩下的那小半瓶白酒。
将白酒的酒液倒到自己的手掌上,两只手合拢反复的揉搓,搓的手掌发烫。
又默默的念了几句咒语,这才伸出手,一发力,直接将那半埋在土里的铁盒子拉了出来。
“这是什么?!”
土里面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味,王启航探头一看,在那个铁盒子底下居然有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
“有手有脚,怎么好像是个人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