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女性私語討論-第三卷 第9章 歸零讀書


女性私語
小說推薦女性私語女性私语
伊菲菲的耳中不断的回想起丈夫的话,言语中虽然没有愤怒和暴躁,但是眼神却带着想要杀死她的嗔恨。伊菲菲害怕了,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死的恐惧,她想要逃离他,这样她就可以获得彻底的自由了。哪怕是片刻的自由。
这一夜伊菲菲和丈夫是分开睡的,一夜她都没有睡着,虽然自己有错,但是也是对方一次一次言语的伤害和要吃了她的表情和动作,让她不寒而栗。她像一只兔子或者一只羊随时会被抓起耳朵或者提溜起来被狠狠地甩出去,之后,小命不保。这样毫无安全感的日子、担惊受怕的日子她是过够了。
那种表面完整的婚姻又有什么用?所谓婚姻幸福的名声有什么用?都是给别人看的,都是给别人看的。在这个世界上有谁会真正的在乎你?除了给别人一点谈资,那又怎么样?伊菲菲打定主意彻底的走出去,走出这道婚姻的围墙。
天亮了,伊菲菲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她感觉已经看到自由的曙光了……她轻快的起床准备上班,早餐也懒得做了,换了一身休闲服出门而去。
听到伊菲菲关门出去的声音,伊菲菲的爱人居然受惊坐立起来,伊菲菲也感觉到他坐起来了,但是此刻她已经毫无畏惧、不在乎了。以他的现在的势能,他可以找到任何年龄的女人,年轻稚嫩的或者风姿绰约的……随便什么吧,反正现在她认为与自己无关了。
伊菲菲来到办公室,办公室只有一两个人,董依依不在,想必一定去上课去了。她很想听一下董依依的意见,尽管她已经有了自个的主意,可还是想获得董依依的体谅和支持。
一上午,伊菲菲就这么呆在办公室什么也不想干,好在今天也没有任何事情来打扰她。等待让她不断地打着哈欠,她也惊叹自己对即将结束的婚姻没有一丝痛苦,为什么?她也觉得奇怪。或许逃离的喜悦已经完全占据她的神经,痛觉神经已经迟钝、麻木了。
她看到一只白猫猫着步,从办公室前的草坪上悠然走过,像极了一位优雅的女士。随着眼光看向远处,穿着一身乳白色休闲西装的男人正向草坪这边,确切地说是向她的办公室走来。
他走进了,伊菲菲看清楚了是袁值一,她一看见袁值一,便捂着嘴笑出来,“今天你的转化太大,有点不习惯了,不好意思啊!”
伊菲菲的笑让袁值一显得有些拘谨,他的手不知道往哪儿放,“菲菲姐,你不要取笑,我也觉得不是很自在!我平时更喜欢的是体恤,一种款式的体恤有十来件,我以为女生都比较喜欢穿西装的男人,那样会比较绅士……”
“看来你为了讨依依的欢心,也挺为难你的!”
夜 天子
“”没有、没有,为了获得爱情,在外表上作出一定牺牲也是必要的。”袁值一展现了他的爱情观,他也不怕伊菲菲笑话,尽管他对爱情的理解是那么的浅显、直白,可以让人一眼就看穿。
私立禁穿内裤学园
红色仕途 小说
袁值一看着伊菲菲,尽管她表面上笑容依旧,可是并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反而有种掩饰的意味。他也知道伊菲菲的传言,但是他不知道怎样安慰一位受伤的女士,只好转移话题,“依依,她今天会回来吗?”
“我也不知道,我也在等她!我一会给她打电话,帮你把她约出来,剩下的就交给你了!还有随性一点,不要这么拘谨啊,依依她喜欢洒脱一点的人!不过,慢慢来吧,这种事情急不得,更何况……”
寻宝奇缘
“更何况什么?菲菲姐?”袁值一追问,他有些想急于知道更多关于依依的信息。
“她很爱之前的男友,一直都无法走出来,你面临的挑战不小,加油,我支持你!”伊菲菲说这话自觉没有多少分量,自己的问题都没有彻底解决,还想当好这个红娘,是不是有点不自量力。
伊菲菲的余光透过袁值一的肩膀,看到了草坪上出现了另一个男人的身影,有点像他的丈夫,待他走进,“还真的是他?他今天怎么会来了?莫非他想在今天彼此做个了结,而且还在她的办公室,他是想报复吗?让她从此再也抬不起头来?”
伊菲菲越想越慌,虽然从昨天到今天早晨她早已打定主意要彻底离开他,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可当他再次出现,她的心神还是不像她想的那样沉稳、镇定。这一次轮到她逃了,“值一,你在这里等依依,我有事先走……先走啦!”话未说完,伊菲菲已经跳出了办公室,刚才的承诺也忘得一干二净!
“伊菲菲,你站住!”伊菲菲被叫住,“好吧,说清楚也好,总要面对的,尽管场合不对,既然他要鱼死网破那就随他好了!”伊菲菲立在原地不动,等他走进,等他发一通脾气,然后一拍两散……
“把手给我!”他的口气中虽然有种威严但是却有一分温柔。伊菲菲的手仍然垂在一旁未把手伸出去并且闭上了眼睛。
他走进,拉起伊菲菲的手,给她戴上了另一枚戒指,退下了她原来的那枚。伊菲菲睁开眼睛,看到一枚绿宝石戒指就戴在她原来婚戒的地方。
伊菲菲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是他的丈夫吗?她好像被施了魔法一般伫立着,如木头、如石雕!“我邀请你吃顿午饭,菲菲小姐!”伊菲菲还没有从魔法中醒来,就被他牵着离开了原先站立的地方。
等她醒来,她已经在自家的车上坐着了,但是她还是觉得这一切太梦幻,“你到底在搞什么名堂,能来个痛快的吗?”伊菲菲不想要这种被耍的感觉。
“快了,你一会就知道了!”他带伊菲菲来到一家餐厅,把她安顿在椅子上,手里举起两杯红酒,递给她一杯“请你给我们一次机会,喝了这杯酒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从今以后好好过!”他说完把自己手上的那杯酒一饮而尽。
伊菲菲迟疑了一下,“怎么,你不愿意再和我过了?”他的套路她一向都摸不清楚,但是这一次,她感觉到他是真诚的,而且还有忏悔的味道。只是这一切反转太大,她一下子还适应不过来,“你总要给人一点反应时间吧!”
说着说着,伊菲菲的眼泪从脸上滑落下来,最后演变成她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她这么多年的委屈、害怕、恐惧在这一瞬间找到了突破口,而且这个突破口还是对方给自己提供的。
“哭吧!哭吧!把委屈都哭出来吧!”他安慰道。“你让哭就哭啊!”伊菲菲抽泣着,倔强地擦干眼泪,笑了起来。
“你这笑,比哭还难看!”他故意戏弄伊菲菲。“你的嘴巴,没人能说得过你!”伊菲菲的泪没有了,只在脸上留下泪痕和雨过天晴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