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玉過添琴 txt-第六十五章 你他孃的真是天才看書


玉過添琴
小說推薦玉過添琴玉过添琴
“呼~”砍了半天的思玉,终于停了下来,瘫在地上,靠着树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这二字真言,也不顶用啊!”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思玉骂骂咧咧的扭头,看着砍了一半的树。
稍作休息,思玉站起身来,挥着斧头继续砍树,伴随着砍树的声音,是思玉一声接着一声的“八十”
不知过了多久,在斧头砍终于断大树最后的树干时,大树也随之倒了下来。
思玉顿时喜出望外,真是磨斧不误砍柴工。虽然他没有磨斧,但是看着自己的战利品,他心中还是有些自豪。
这是他今天砍得第一棵树,但绝对不是最后一棵。
抓起斧子,刷刷几下,就把树枝砍了下来,抱到一旁的扁担处。
“这还不够一半啊!”思玉有些苦恼的看着眼前捆成一团的树枝。
又回头看了看被他放倒的树。
肖十一莫 小说
“我要是把大树砍成小段,再一小段、一小段的劈开,恐怕还要浪费不少时间!”思玉眼睛转了转,脑子里想着有没有解决方法。
“哎,有了!我把大树直接拖回去不就行了?”思玉脑子灵光乍现,还真被他想到了办法。
忙了半天,思玉把扁担上的绳子解了下来,一端绑在树上,另一端绑在自己腰上。
“走起!”迈着吃力的步伐,思玉脸色被憋的通红。
还别说,这树真重。
思玉一小步一小步的朝前走着,他仿佛已经看到五彦祖几人吃惊的模样。
“嘿,你他娘的真是个天才!”脑子里幻想着五彦祖对他的夸奖。
……
“大哥,最近隐藏在城中的敌国奸细,好像有些太安静了!”赵川别院中,老白对着赵川说着他们最近的情报。
之前他们盯着的那几个隐藏在平民区的奸细,偶尔还会外出闲逛。
虽然逛的都是一些烟花之地,但最起码隔三差五的,他们会出去透透气。
但是自从小磊的事情被激起民愤后,这群奸细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要不是盯梢的人看到他们还在院子里,他都怀疑这群奸细已经逃出城外了。
“这个不急,现在还不是收网的时候!”赵川看着树下的蚂蚁窝,头也没抬,接着问到:“有没有发现他们在城中的接头人?”
“没有!”老白摇了摇头,他们盯着这群奸细许久,也没发现有可疑之人靠近他们的藏身之处。
“看来,这个接头人很小心啊!”赵川站起身,拍了拍手。
接头人这么久还没出现,无非就是两种原因。
要么是接头人还没拿到他们需要的情报。
要么就是接头人,已经发现奸细暴露了。
如果是第一种,还好说,奸细需要的情报无非就是边境大军的布防图。
关于布防图,他倒是没什么担心的,布防图一直放在他的老朋友,清渊子的手中。
他不信有人能从清渊子的手中偷东西,毕竟道家第一人的名号,在江湖中绝非浪得虚名。
而且最主要的是,清渊子此时正在坐镇边境,并没有在鲲城。
要是第二种情况,那就麻烦了。
那就说明这个接头人隐藏的很深,而且实力高深莫测,甚至他身边的这些人,都有可能被收买了。
“大哥,接头人会不会是吴莽?”老白说着心中的猜想。
听到老白的猜想,赵川目光一冷,转头看向了老白。
看到赵川凌厉的眼神,老白赶忙闭嘴,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赵川在院子里来回踱步,思索着鲲城的事。
虽然种种迹象都表明,吴莽是个鱼肉乡里的大贪官,但他们做事是讲究证据的。
而且吴莽背后的关系网,错综复杂。甚至吴莽背后的利益链,已经牵扯到了整个朝堂。
还有他们在百里之外发的的遗迹!
想到遗迹,赵川心头一紧,难道那些人的目标是遗迹吗?
但他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席少的溫柔情人 小說
战天
遗迹的消息,事关重大。就算他们的目的真是遗迹,也不可能只派几个人。
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赵川继续猜测着。
很快,他就猜到最后一种可能,只不过那结果,不是他们能承受的起的!
……
“呼~”快到军营门口的时候,思玉不得不停下来,一屁股坐在树干上,稍微休息一下。
“这玩意真重!”思玉拍了拍粗壮的树干,嘴里嘟囔着。
龙的恋人不好当
但他很快又笑了出来,因为他看到五彦祖几人的身影正在朝他走来。
跳下树干,思玉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笔直的站在原地,等待着五彦祖几人的到来。
“大哥,这什么情况?”阮左远远的看到了思玉,也看到了思玉旁边的大树。
“这……”五彦祖目瞪口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到五彦祖几人越来越近,思玉已经做好了被五彦祖夸奖的准备。
“大哥!”五彦祖刚走到思玉面前,还不待他开口,思玉就抢先开口了。
“你……这……”五彦祖指了指思玉,又指了指他旁边的大树。
“大哥,我……”思玉解释着自己的行为,说着还表演起来自己是怎么把大树给拉回来的。
看的五彦祖几人是满脸黑线,真不知道这货的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阮左走上前,摸了摸思玉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没发烧啊!”
没发烧,他怎么净搞些奇怪的,让人看不懂的事!
听到思玉的叙述,五彦祖张了张嘴,目光从上到下,把思玉给打量了一番。
“大哥,我做的对吧!”思玉昂起头,准备接受五彦祖的夸奖。
看到思玉的样子,五彦祖眼角抽了抽,走上前去,一脚就把他给踹倒了:“你他娘的真是个天才!”
被踹倒的思玉也是一脸懵逼,尼玛这剧情怎么没按照他想的来。
“你现在快点去给我重新砍,再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你就直接滚去继续做洗衣工。”五彦祖揉了揉脑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好,好,我这就去。”听到五彦祖的话,思玉赶忙爬起身,手忙脚乱的解下腰间的绳子,又拿起捆在树上的扁担,朝树林跑去。
看到思玉滑稽的样子,戈头笑了一下:“大哥,这思玉小子,倒是挺聪明的!”
“聪明是聪明,可是他干的事叫什么?这是投机取巧,聪明不用在正地方!”五彦祖说着看了戈头一眼。
“怎么?戈头,你也想当洗衣工吗?”
戈头赶紧闭上嘴巴,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