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於人間立長生 線上看-第93章:不吝賜教展示


我於人間立長生
小說推薦我於人間立長生我于人间立长生
“荀墨在此,代南方同道,请萧兄试剑!”
炙热的夜明珠安静的在大殿中绽放出属于他的光芒,只是这抹安静随着荀墨的话瞬间被击碎,光芒似乎也显出一丝惊乱。
列坐在席间,来自各方的修行者自然也极少有人还能够保持平静。
“这…师兄这是要直接向萧长夜挑战吗?”
“怎么可能,杀鸡焉用宰牛刀,小小萧长夜,弹指可灭。”
看起来颇有些惺惺相惜的荀墨为何在突然间态度强硬的说出那么一句话?
早已忘怀的恋心
实际上他已经在和萧长夜的谈话之间说得十分清楚。
男妃女相
萧长夜顺从心意选择说出了那句话,那么南方诸多弟子的心意便不顺,正如荀墨所说的剑心不宁,清净不静,洞溪不明。
他也问过萧长夜,是否已经想好如何面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更何况在萧长夜没有入殿之前,陈士先的话便已经令三大宗门弟子极为不悦。
要平下心中不顺,最好也是最直接的方法便是出剑。
这便是他们出剑的理由。
这已经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战斗。
不只是南方不允许,更重要的是,上一夜因为萧长夜沐云英被困阴阳锁,宴会没有正常举行下去,南北之间的较量便没有开始。
始终沉默的霍道南走了出来,看向南面说道:“这里毕竟是宴会,我知道现在你们心情有些不畅,可还是要遵守宴会的规矩,若当真成大乱斗,既失了体统,也坏了各自宗门教义。”
荀墨明白霍道南的意思,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就此落座。
他只是站在这个位置上,所以说出试剑之言,不代表他要向萧长夜出剑,现在想要朝萧长夜出剑的人不在少数,又何需他走出来呢?
这场宴会他的目标是坐在霍道南下方的上林学宫大师兄庄以然。
“明白你们意思了,总之就是说不过便要开始动武了是吧,行,要战便战!”
陈士先仗剑走到萧长夜身边,意气风发,“不过你们没道理向萧长夜出剑,否则你们手中之剑不是弯了,而是断了。”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
一名来自清净派的弟子便自席间站了起来,并看向萧长夜说道:“萧公子一步入藏气,艳惊天下人,阴阳锁中夺血经,不负圣恩,名动京都,在下姓朱名或,今夜想领教萧公子之风姿,望不吝赐教!”
出嫁不從夫:錢程嫡女
朱或年纪约在二十左右,神态温和但眼神犀利,不负圣恩四字他咬得极重。
陈士先闻言跳了起来,他知道此人,因为朱或在鸿鹄榜上位列第二,仅次于白武罗婴。
他指着朱或讥讽道:“还真有剑断了的人,你们清净派老祖宗不是讲出世修行,你来这里瞎搅合什么,数典忘祖的东西。”
朱或没有理睬陈士先,直视萧长夜平静说道:“适才萧公子与荀师兄之辩论,足见萧公子文采斐然,在下道法稀松平常,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况且上次已见识萧公子剑法精妙之处,更不会来自取其辱,好在我也读过两本书,故愿请教萧公子之文采。”
末日超級遊戲系統 沐日海洋
“原来如此,”
有人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紧接着也有人提出疑问,“文采又当如何比试?总不能比谁背的书多?”
有人提议道:“可以请院长大人出题。”
“那也太麻烦了,谁愿意看人考试啊。”
便在此时。
平静观望的萧长夜轻声说道:“你想如何比?”
他既然已经作出决定,并且已经走出,便不会后悔。
后悔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情,容易扰乱心境,徒耗心力。
一如既往中的一如既往
即便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还是会这样选择,因为只有这样他的心境才能平和,他的心情才会好转。
听见他的话,朱或从席位间走了出来,说道:“记得幼时,我家中困顿不堪,常受地方官绅欺压,父亲便教导我不畏的道理,如今思来,历历在目,故作诗一首,请萧兄品鉴。”
霍道南自然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当即命人准备笔墨纸砚。
不少人则面面相觑,很多人都知道朱或曾经是参加过乡试的,虽然没有名列前茅,但也算是榜上有名,可谓是少年才子。
“这是要和萧长夜比诗作,如此倒是有趣。”
“萧长夜久居乡下,一无名师教导,二无家学渊源,如何能是朱或的对手。”
“依我看,朱或这分明是不讲道理。”
“或许吧,可是你们想想,若朱或当真出剑,萧长夜现在这副模样,岂不是必败无疑。”
“这么说,朱或还给了萧长夜一个机会?”
宴会上突然间沸腾起来,萧长夜显得却尤为平静,他一把拉住想要替他说话的陈士先,道:“唐七,你就这么看不起我?”
赵劲草也在旁说道:“我相信公子。”
“我也相信先生,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怎么可能是先生的对手。”
“你是…你是那位简姑娘?”
赵劲草看向书书,这个扶着公子入殿的小姑娘,心想你怎么学我说话。
书书双手叉腰,盯着赵劲草说道:“你这小黑炭还蛮懂事的。”
赵劲草皱起眉头,听不明白她这话什么意思。
还有,为什么你刚来就叫我小黑炭?
七娘极淡定的坐着,用纸巾擦拭去桌上的酒水,目光饶有趣味的在书书身上移动。
便在此时。
下方已摆好笔墨纸砚,朱或提笔,看向萧长夜,很直白地说道:“若文不成,道不修,为人又懦弱不堪,畏惧东西南北,又凭什么去走一条自己根本没有资格行走的道路。”
萧长夜轻佻眉梢,看着朱或落在洁白纸张上的毛笔。
他当然听得明白,这句话是在说他畏惧朝廷,懦弱不敢面对,便选择了这样的态度。
对此,萧长夜没有给予回应,只是看着朱或带着眉宇间的不屈之气,落下的字里行间,也可以看见其中傲然。
随着他的笔锋落下,一个个蕴着饱满灵力的墨黑大字逐一步入众人眼帘。
在诗成那一刻。
一名来自南方洞溪斋的女弟子豁然起身,娟秀的脸蛋上油然而生敬佩之意,“果然好诗,所谓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就应有朱师兄这般不屈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