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瘋了吧!全民武魂,就你小子修仙? 山楂冰糖-第53章 就不要臉唄相伴


瘋了吧!全民武魂,就你小子修仙?
小說推薦瘋了吧!全民武魂,就你小子修仙?疯了吧!全民武魂,就你小子修仙?
“是你?!”
宁凡眼睛一亮,来人竟然是魂局的韦友谊。
上次抓走私犯谢安和程浪与他有一面之缘,这次韦友谊经过了简单的变装,难怪谢安和程浪没有认出他来。
宁凡下意识就要开口问道:“你在这……”
“客人,请随我去拿酒吧。”
韦友谊打断宁凡,明显是想让他出去。
宁凡读懂了韦友谊的意思,起身对着谢安和程浪说道:“我去一趟,你们两个要喝什么酒?我们都成年了,喝点没事。”
谢安和程浪对视一眼,心照不宣的说道:“当然是82年的红酒!来这种地方还能喝啤酒?”
“滚!82年的马尿喝不喝?”宁凡笑骂一句然后跟着韦友谊走出来房间。
两人在装修奢华的酒店中走着。
宁凡上下打量韦友谊这一身行头,要说变装这也太像酒店的服务生了吧。
“韦长官,要找我直接给我打电话就行,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吧,您堂堂魂局的长官打扮成服务生,让魂局其他人知道了不得笑话你啊。”宁凡说道。
韦友谊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为了你?你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本来我打算晚上去你家找你的,没想到在这碰到你了,索性就把你叫出来交代点事情。”
“巧合?”宁凡好奇道,“难道是魂局有任务?”
韦友谊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说道:“你的事情东方老大已经通知我了,从现在起你就是魂局华东地区的一名魂局成员,编号F01。”
財源 滾滾
“真他妈奇了,没想到你小子还真加入了魂局,还是东方老大亲自首肯的。”
“F01?这啥意思?”宁凡问道。
韦友谊解释道:“魂局的编号是根据每个人武魂品阶和加入魂局的排名制定的,比如说我的武魂是B阶的冰蛞蝓,是整个魂局B阶武魂里面第50个加入的,所以我的编号便是B50,懂?”
宁凡点点头:“通俗易懂,所以我是整个魂局里面第一位F阶的成员?”
“废话!”韦友谊从兜里掏出一张卡,说道,“魂局里面实行一卡通政策,这张卡在魂局里面可以当门禁卡,也可以当身份卡,你愿意的话可以把钱存在这里面,这也是一张银行卡,在外面各大银行都能提出钱来。”
说完,韦友谊又递给了宁凡一本手册:“这是魂局的规范手册,你没事的时候翻翻看看,上面还记录着华东地区各个城市的魂局地址,以后在外面有事情找组织也好找。”
宁凡接过魂局卡和手册,怔怔的说道:“就这?这点事情你至于把我单独叫出来?”
“你这个年纪加入魂局,对寻常人来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要避开你那两个朋友。”说着,韦友谊驻足停下。
宁凡这才发现他们一路来到了酒店的酒柜前。
整整一面墙都是酒,红白啤样样都有,粗略看上去得有上百种知名品牌。
韦友谊对着酒柜的服务生说道:“老张,拿两瓶茅台!”
“吆?老韦你这是发奖金了还是怎么着?难道你答应主管那刻薄女人了?”老张一边从货架上拿下两瓶茅台,一边打趣道。
韦友谊一把拿过两瓶酒,说道:“滚滚滚,我怎么可能答应她!这两瓶酒记他账上。”
他看向宁凡,说:“别哭穷,我知道你小子在考场上发了横财,这两瓶酒就算是的入伙费了,明天别忘了去报到。”
说完,韦友谊头也不回就走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宁凡。
啥意思?
真就这么不要脸呗?
“不好意思,麻烦问一下,韦友谊是你们这的服务员?”宁凡问向酒柜服务员老张。
老张点点头:“是啊,不过他不是正式员工,只是空闲时间在这打散工而已,其实我们酒店是不需要散工的,但是老韦本事大啊,会外语,身材还好,所以我们酒店的主管就破例招收他了。”
宁凡傻了,合着这一身服务生的装扮是真的!
现在宁凡严重怀疑韦友谊叫他出来目的就是这两瓶酒。
老张看着呆滞的宁凡,小声问道:“小伙子,怎么了?如果你没钱我可以把老韦叫回来,老大不小了还会欺负小孩了!”
“不用,谢谢,就记我账上吧,临江仙包厢。对了,再帮我拿一瓶好一点的红酒。”
老张很快便从红酒专柜中挑了一瓶中规中矩的红酒递给宁凡。
宁凡接过红酒准备回去,临走的时候他转身问道:“刚才韦友谊拿走的两瓶茅台……多少钱?”
老张说道:“没多少钱,他要的是两瓶飞天,一瓶才2600左右。”
一瓶2600,两瓶就是5200!
好狠啊!
对于从小生活在普通家庭的宁凡来说,这太奢侈了!
回到包厢,谢安和程浪简直就是饿死鬼投胎。
不过这俩人吃得多,酒量真不咋地。
几杯红酒下肚脸立马就红了,没醉,但进入了酒后的亢奋期。
两人和宁凡勾肩搭背,说着三年以来的点点滴滴,然后再展望展望未来。
“小凡,我们仨里面现在就你有出息,以后发达了可不能忘记我们。”谢安红着脸说道。
程浪猛地点点头:“没错,我一直觉得你肯定不平凡,等你在华东武大混出名堂我们哥俩就去投靠你,你得给我介绍华东武大的妹子,我们来这辈子上不了华东武大还不能讨个华东武大的老婆吗?”
宁凡笑着说:“没问题,说说你们的条件,我好帮你们寻摸着。”
谢安说:“我没啥要求,大波浪的长头发女孩就行。”
“就这一个条件?那还行。”宁凡有些意外,谢安这种闷骚类型在找女朋友方面倒是随和。
谁知谢安立马摇摇头说:“不不不,这是三个要求。”
宁凡一愣,然后回味了一下。
“靠!滚一边去!”宁凡看向程浪,“你呢,你可别和谢胖子一样闷骚。”
程浪微微一笑:“我都行,颜值过得去就行,不过你能找到武魂是兔子的女生最好了……吸溜~”
宁凡用怪异的眼神看向程浪,你说就说,流口水是几个意思?
你可是再找女朋友啊,不是在找食物!
想想那些沦落到程浪手里的可爱兔兔最后的下场,宁凡当即决定这辈子不让程浪靠近华东武大的校门。
酒过三巡,宁凡的情绪也被两人调动起来。
三人在包厢里又唱又跳,宣泄着青春。
宁凡看着两位好友,心中在考虑着要不要把修仙功法传授给他们,如果现在说自己修仙的话他们有八成的可能会选择相信。
但谢安和程浪都是那种爱装逼,心中藏不住事情的人。
如果,把修仙功法传授给他们,或许弊大于利。
于是,宁凡把这个想法压在了心里。
三人玩到半夜才不舍的分开,这一分开也就说明他们的高中生活彻底结束了。
从酒店离开时,宁凡还给父亲拿了两瓶茅台。
回到家时,宁凡看到父亲和母亲容光焕发,两人都年轻了许多。
和父母又探讨了一会修仙的问题。
从父母口中得知,炼气决在传授给父母后会自动演变为最适合个体的功法。
而且自从修仙之后,宁正天和叶慈感觉像是打开了一扇记忆大门,随着修为的提高脑海中会不断浮现一些术法技能。
这种感觉就像是开启了刻在DNA里的本能,和婴儿饿了吃奶,爬行跑步一样的本能。
结合龙国自古流传下来的神话故事,宁凡怀疑太古的龙国肯定存在过修仙人士,而且那些修仙术法像是本能一样被刻进了DNA当中,但不知为何在时间的江河中这份本能被人类遗忘了。
第二天一早,宁凡按照手册上的地点来到南济市的魂局地址。
其实魂局很好找,就在派出所旁边,建筑风格也和派出所大致相同。
宁凡走了进去,正在办公的一名年轻的女性工作人员抬起头微笑道: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哦……我不是来寻求帮助的,我是来报到的,我是新成员,编号F01的宁凡。”说着,宁凡拿出自己的身份卡。
听到编号,女生表情逐渐怪异起来,忍不住上下打量起宁凡。
“你就是新成员?那个F阶?”女生好奇的问道。
宁凡点点头,面对其他人这种惊讶的神色他都习惯了。
女生也感觉自己有些失礼了,整理了一下表情礼貌道:“不好意思,有些失态了,你去里面的大楼,然后右拐会有一部电梯,进去后不要按任何键,刷身份卡就行。”
“谢谢……”宁凡礼貌感谢一声,然后往里面走去。
女生这时候喊道:“哎,你小心一点……”
小心?
难道这魂局还能有危险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