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穿越後改嫁隔壁老唐-第一百七十三章 皇帝壽辰(下)熱推


穿越後改嫁隔壁老唐
小說推薦穿越後改嫁隔壁老唐穿越后改嫁隔壁老唐
“清水虽是晚辈,但说的都是实话。”
清水郡主一边说着,一边撇了撇嘴,看了眼李悠然,继续对着六公主说道。
“六姑姑可不能为了讨好面首,而偏袒嘉禾郡主啊!”
清水郡主的声音不大不小,坐在附近的公主和郡主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清水,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六公主见清水这般说道,便知清水心存芥蒂,故意让她难堪,于是便板着脸对着清水说道。
“姑姑,我可没有乱讲,随便拉个人打听,都知姑姑的事情,难道我还不能说吗?”
清水的声音又加大了几分,只见坐在远处的二公主,忍不住捂嘴偷笑。
“六妹妹,养面首又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情,随她去便是了,何必在意呢?”
只见六公主的脸羞得通红,但是又无话可说,毕竟她与孔七的事情是事实存在的。
但是被人这般议论,心中着实不舒服,毕竟孔七在她心中是不一般的存在,二人甚至有了私定终身的想法。
“只是不知道六妹妹为什么想要讨好面首,而不是直接去讨好,反而在这里维护嘉禾郡主,莫非嘉禾郡主和你的面首私底下有什么关系不成?”
二公主的一番话着实令人深思,只见坐在一旁的郡主们纷纷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看向李悠然。
“二姐姐一把年纪了,还没有个阵正形,当真以为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吗?”
六公主没少被二公主打趣,尤其是之前不能生育的时候,曾被二公子调侃为不会下蛋的老母鸡,所以当二公主再次挑衅,并且侮辱李悠然的时候,六公主索性直接翻了脸。
只见二公主很是尴尬的轻咳两声,没有说话,毕竟是父皇的寿辰,若是真的与老六掐起架来,还真的说不过去。
众人见两个当事人冷场,也不好跟着凑热闹,于是便静悄悄地等待着宴会的开始。
明面上看似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可是殊不知在宴会结束以后,京城内传起来李悠然与面首有关系的事情……
先是皇后娘娘带头祝寿,紧接着便是后宫的一众嫔妃向皇上献上寿礼。
虽充满新意,十分用心,可到底不是多么令人过目难忘的礼物,所以也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直到太子与太子妃献礼。
只见一位胡子与头发花白的老者背着一个大竹筐,里面装着落成一叠的绳子,手里拄着一根拐杖,身旁跟着一位,留着桃心的小男孩儿,看上去不过六岁左右。
老者上来后,先是冲着皇上拱手行礼,并未下跪。
皇上也没有在意这位老者未曾下跪的事情,饶有兴致的看向这祖孙二人。
只见老者将身上背着的竹筐放在地上,紧接着从橱筐中取出绳头放在拐杖上,然后用拐杖将绳子高高撑起。
之前的这些动作看起来再正常不过,可是当老子拿走拐杖以后,绳子仿佛被定住一般,绳头朝上,整个绳子悬空而起,在座的皇亲贵族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看向绳子。
紧接着,老者用拐杖捣了捣绳子,只见绳子蹭蹭往上窜去。
皇上的寿辰正是月满之日,在月光的照耀下,绳子缓缓朝着天空而去,最后消失在夜色之中。
“孙儿,顺着这根绳子爬上去,从王母娘娘的蟠桃园中摘下最大的一颗蟠桃来。”
老者冲着身旁六岁的小男孩儿说道,只见小男孩儿笑嘻嘻地爬上了绳子,蹭蹭的往上爬去,速度极快,像一只活动灵敏的小猴子一样。
在众人的惊讶中,他消失在夜幕中,只见没一会的工夫,便有一个巨大的桃子从天而降。
老者伸手敏捷,不偏不倚的接种天空中坠落的桃子,只见桃子大如面盆,颜色鲜亮,带着绿色的叶子。
“孙儿,快些下来吧。”
老者抬头看向天空,大声的喊道,但是并没有任何人回应,只见老者再次高声喊道,可是依旧没有人回应。
紧接着天空中便掉落下来还儿童的胳膊腿脚,夜色之中,众人虽看得不清切,但能够分辨出乃是人的肢体。
“天哪,这也太可怕了,皇上的寿辰怎能表演如此可怕的事情?”
“皇上,臣妾害怕。”
一时间,在座的各位嫔妃吓的花容失色,甚至有几个唐突的嫔妃朝着皇上的怀中冲去,只见皇上瞪着眼睛向老者。
“孙儿莫怕,爷爷这就来救你。”
只见老者收了绳子,紧接着将空中掉落下来的不明物,放入筐中,盖上盖子。
众人屏住呼吸,眼睛眨也不眨地紧紧盯着老者的竹筐子,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果真不负众人所望,只见没一会的功夫,筐子上面的盖子便被顶入,小男孩从框中蹦跳的走了出来。
Dark Arts Master -暗黑魔法使-
“没有想到太子与太子妃居然能够变出如此戏法,他们二人可真是用心了。”
坐在皇上侧方的皇后娘娘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对着皇上说道,皇上没有说话,只是捋了捋胡子,点了点头。
“孙儿,快将这蟠桃献于皇上。”
小男孩儿接过老者手中的蟠桃,因桃子太大,他只能用胳膊环住,抱在怀中,步履艰难地朝着皇上走去。
小男孩好不容易走到皇上身前,他将桃子放在桌子上,只听见砰的一声,众人从声音都能感受到桃子的份量。
“这是小童刚刚从王母娘娘的蟠桃园中,摘回的最大最鲜亮的桃子,献给皇上,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小男孩儿说着,便在地上磕起头来,只见皇上开口大笑,挥手冲着一旁的史官大声道。
“赏,给朕重重的赏。”
“谢主恩助皇上,您万寿无疆保,江山永不垂。”
老者带着孙儿再次磕头谢恩,紧接着便退了下去。
戏法结束完以后,太子殿下便于太子妃二人上前向皇上祝寿。
皇上看向跪在地上的太子与太子妃,又看了一眼桌子上巨大的蟠桃,不由得心中生出帝王之家,难得才会有的感情。
“你们二人能够有这份心意,朕就心满意足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早些生儿育女,开枝散叶。”
皇上说完,便让史官记录下一些名贵的安胎养生植物,作为赏赐送给太子妃。
只见坐在一旁的三皇子殿下紧紧握住手中的酒杯,面色看上去与往常一样,可是心中却是异常的发狠。
同样都是皇子,为何偏偏一个母妃身份卑微的人,却能登上太子之位,得到父皇的偏爱?
三皇子殿下他不服,他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而四皇子定下则要比三皇子殿下,看上去淡定多了,他不紧不慢地端起桌子上的果酒,一饮而尽。
对于四皇子殿下而言,皇上宠爱谁,和他没有一文钱的关系,唯有自己自力更生才是最重要的,他也坚信,就算皇上将黄伟继承给太子,他早晚也有一日会将这个位置给抢回来。
李悠然回过头去,看向清水郡主,只见清水郡主的目光与李悠然相对,她慌忙将头转向一旁,没有再理会李悠然。
李悠然也是不紧不慢地回过头来。
“无利不起早。”
李悠然自言自语地低声道,她可不认为与她从未有过交结的清水郡主,会莫名其妙的冲上来,像疯狗一样咬她一口,这其中背后竟是有她不知道的事情,毕竟清水郡主没有必要为了一时口快,得罪六公主?
“那是谁的轿子?”
寿宴结束的时候,已是深夜里,有人坐在马车中小寐,突然间马车停了下来,李悠然措手不及朝前栽去,幸好小红在一旁眼疾手快,不然李悠然今日可要来个狗吃屎了。
“郡主,是四皇子妃的马车。”
神墓 辰东
驾车的马夫一幅谨小慎微的语气对着李悠然说道,生怕受到李悠然的责罚。
李悠然并未说话,冲着马福挥了挥手,继续朝前赶去。
李悠然掀起帘子,看一下消失在夜色中的马车,不由得嘴角微微勾起,心想胡琴琴现如今做了四皇子妃,不仅没有改掉之前的坏毛病,反而更加嚣张跋扈。
不仅如此,还带着向来稳重的四皇子殿下一起做出,马路上超马车这般无理的事情。
胡琴琴可真是自以为是,她的铺子生意火爆两天,便真的能够压她一头了?
一切不过才刚刚开始,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李悠然原本只是将蜜雪冰城当作一个消遣,可是现如今胡琴琴居然自以为真的打败了她的铺子,可真是可笑的很。
李悠然心想,回去后便上个大招,让胡琴琴看看到底谁厉害。
赛马娘 波旁与米浴
“反正都已经撕破脸皮了,没有必要藏着掖着。再说了,大半夜的,谁知道是谁的马车……”
胡琴琴见李悠然的马车被自己逼停,不由得脑补李悠然在里面跌倒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转头看见,四皇之殿下冷着一张脸,慌忙小声的说道。
不知怎的,每次看到四皇子殿下这样的表情,胡琴琴心里便忍不住打怯。
“你说的对,反正都是面子上的功夫,实际上大家什么样子都知道。”
四皇子殿下难得的满眼柔情地看向胡琴琴,只见胡琴琴听到四皇子这番话,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她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四皇子殿下,可是不知怎的,她心中居然没有感动,反而更加害怕。
要知道,四皇子殿下平日的时候,便是那种阴森森的人,突然莫名其妙的对她这么好,定是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万界最强包租公
确实,四皇子殿下心中存着别的心思。今日寿辰上,皇上对太子如此重视,让四皇子殿下心中的危机感更加紧迫。他心中有决策,那便是想要动用丞相扶上的金钱势力,在短时间内壮大他的兵马于权力,以好做好万足的准备。
计划不如变化,四皇子殿下临时打定主意,远不如早已蓄谋已久的三皇子殿下来得快。
寿辰结束当日后半夜,皇宫便传来消息。
“郡主不好了,三皇子殿下发生政变,将皇宫层层围住,禁卫军不敌三皇子殿下人多势众,现如今已经逼宫到大堂之上,只怕身在东宫的太子与太子妃也身在危险之中。”
睡梦中的李悠然听到门外管家的声音,来不及多想,慌忙胡乱地套了件衣服,将头发高高束起,便冲向屋外。
“可曾派人去寻黄将军与唐磊?”
“小人这就去办。”
“且慢,让他们一同去通往皇宫的朱雀街上等我。”
李悠然心想,与其将他们叫到府上,不如直接去通往皇宫的路上,这样也好节省时间。
李悠然不知皇宫内外到底什么情况,于是便火速火燎的赶往朱雀街。
朱雀街上有两座钟楼,李悠然爬上钟楼,将皇宫内外的景象尽收眼底。
只见三皇子殿下身穿铠甲,手持大刀,在众兵前面,已经深入皇宫,皇宫外面还围着不少三皇子殿下的官兵,粗略的估算,大概有两千骑兵,六千步兵。
皇宫城外的空地本就不多,这一万多官兵密密麻麻的站在皇宫外。
李你心中纳闷,三皇子殿下到底如何做到让这一万多人,悄无声息的静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皇宫外面的。
“父皇,儿臣已派人从密道传出消息,不久救兵便会到来,父皇不必担心。”
太子殿下小声的对着皇上说道,只见皇上冲着太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太子并未从皇上的脸上看出一丝慌乱的神情,他不知皇上是久征沙场心理素质强大,还是心中早已有了打算。
但是无论怎样,身为太子的他此时身上担负的责任重大,不仅要守护好皇宫,保护好父皇,更是要维护好兄弟之情,不能让人说他杀孽太重。
“郡主,唐磊已经朝着皇宫而去。”
住在府上的唐磊在管家向李悠然汇报情况的时候,便已知晓皇宫里的事情,于是便使用轻功朝着皇宫而去,管家这趟只是请来了黄将军。
“黄将军,你可认得这只虎符?”
“臣听命于郡主。”
黄将军先是一愣,转而单膝下跪,冲着李悠然拱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