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頂級誘寵:大叔甜妻又窮又野笔趣-第七十四章 大叔收手吧熱推


頂級誘寵:大叔甜妻又窮又野
小說推薦頂級誘寵:大叔甜妻又窮又野顶级诱宠:大叔甜妻又穷又野
低醇而磁性的声音,仿佛带着电流钻进她耳道里,牵起一片酥麻,听得江晚晚差点腿都软了。
“大叔……”
“嗯?”陆湛眉峰微扬。
“这大庭广众的,你收手吧,别搞颜色了!”
江晚晚气呼呼地一把推开陆湛,被粗暴对待的陆湛却丝毫不觉得冒犯。
甚至因为小野猫伸出的爪子和龇牙咧嘴的小奶牙太可爱而笑意更深。
围观众人:“……”
不,这不是我们认识的陆总。
真是离谱他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那是哪家的小姐?以前京城里也没见过这号人啊。”
“谁知道是不是那种小姐,陆总那种身份地位,想爬床的女人千千万!就这狐媚子样……”
“要我说,能配上陆总的,至少也得是明家明希小姐那种水平吧!她算什么东西。”
几个穿戴的珠光宝气的富家小姐,远远望着陆湛和江晚晚亲昵的样子,又嫉妒又愤愤不平。
陆湛是什么人?
是全京城所有名媛心里的高岭之花白月光,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如果站在陆湛身边的是明希小姐那样身份地位的人,她们或许不满,但是也只能自愧不如,但是一个无名无姓忽然冒出来的花瓶,根本无法堵住富家小姐们的妒火。
悄悄站在人群后方的张念珠,意外听到这场对话。
眸光微闪,一抹阴狠的神情飞快掠过她的脸。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张念珠提起一个无害的微笑,忽而插嘴道,“各位小姐是说陆总身边的女人吗?我之前在酒店见过她,好像是那间酒店的服务员来着,因为长得漂亮,格外印象深刻呢。”
“天哪,酒店服务员?!”
见几位小姐愤怒的神色,张念珠继续火上浇油。
“说起来,当时我还正好遇见她和陆总……我录了视频的……”
而另一边。
被临时拖过来参加宴会的江晚晚并不知道,这场她自认为没什么意义的宴会,主办方其实是和她有仇的苏氏集团。
所以当她瞧见那位宴会开始二十分钟后,才姗姗来迟,被众人恭维着喊苏总的东道主,竟是苏瑶她爸苏兆军时,她当场就吓得手一抖,差点把小蛋糕糊在陆湛西装上。
真晦气。
要早知道这是苏家的宴会,她今天打死也不会来。
虽说陆湛这条粗大腿,足以帮她扛一扛苏家的压力,但架不住苏瑶是个变态,要万一她爹是个老变态怎么办?
她可不想惹得一生骚。
所以,眼下最靠谱的选择,还是别让苏家人知道她来过!
江晚晚立刻找了个由头,“大叔,我突然肚子痛,去一趟洗手间!”
趁苏兆军还没走近,抬手挡着脸扭头就要跑。
“啧,就这点胆子?”
陆湛的大掌捏住准备临阵脱逃的小野猫后颈脖, 低肆轻笑,“在我面前的嚣张哪去了,一个苏兆军吓成这样。”
“我会怕他?哎呀,大叔我们有代沟,你不懂的,快放开我!”
眼角余光瞥见苏兆军已经进了门,江晚晚心下有些紧张。
小姑娘的紧张让男人眸中的笑意稍减,他陆湛的人,居然被苏家人欺负至此。
看来临时决定来这一趟,实属明智之举,不做点什么,外面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敢来招惹她。
掌心在她后颈轻轻摩挲了一下,不等骤然触电的江晚晚反应过来,陆湛便长臂一伸揽住她肩膀一带,将她整个身体都转了回来,让她紧紧贴在他怀抱里,正面朝向苏兆军走过来的方向。
江晚晚就像是炸毛的猫,抬手就想掰开陆湛的手臂。
“怕什么。”
陆湛手下用力,语气有些散漫,“今天,我给你撑腰。”
他说话时胸膛处微微颤动,靠在陆湛胸前的江晚晚忍不住心口怦然一跳。
尽管当初忽悠陆湛时,确实就是为了找个靠山挡一挡苏瑶的针对,但是眼下陆湛这么主动护着她,反倒让她有些……心虚。
心虚得心跳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两人磨蹭间,苏兆军也已经行至不远处,这时候再离开横竖也已经晚了,她干脆大大方方地看了过去。
这边江晚晚因为苏兆军感到诧异,那边苏兆军的意外也丝毫不比她少。
“陆湛怎么来了!”
苏兆军还没进门,就看见了被众星拱月簇拥在大厅中央的陆湛,他怒瞪了旁边负责宴会事宜的助理一眼,“这么重要的事都不报,你这几天工作是在做梦吗?!”
“苏总,之前发放请帖后陆氏那边确实是拒绝了,我也是才知道陆总竟然忽然出席了。”助理连忙解释,心里暗暗叫苦。
这哪里是他的错,明明是陆氏集团他不守信用,说好不来,事到临头又变卦!
“回头再收拾你!”
陌上花之残月笙花
语气不善地斥了一句后,临走进大厅,苏兆军脸上的阴郁瞬间收起。
他脸上带着笑,大步走向陆湛,“湛爷幸会幸会,这么小的局,没想到您竟然亲自跑一趟,我路上出了点事堵车,晚到了您可别介意。”
苏总语气热络,朝陆湛伸出手,对于尊称一个晚辈为“您”表现得十分自然。
陆湛望着他目光微凉,并未握上苏兆军的手,只淡淡道,“苏总业务繁忙,可以理解。”
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笑容微僵。
最近这段时间苏氏集团频频出问题,与其说业务繁忙,不如说忙着收拾烂摊子。
苏兆军转瞬间收拾好表情,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对方的冷淡般,神色自然地收回手,只是那微笑分明锋利了许多。
“湛爷今天过来是听到了风声?要知道,我们这个新项目确实值得投资,湛爷真是一如既往的有眼光!”
周围看似各干各的,实则眼神都在往这瞟的宴会众人,闻言纷纷暗自思量。
难不成苏氏这次宴会上要公布的项目真这么好,就连陆氏都想来分一杯羹?
他们原本还估量着,按照苏氏最近急转直下的态势,用不了一个月,就得掉出京城前三,结果人家早就想好了后路。
“苏氏的,项目?”
身形高大的男人,一手揽着娇小女人的腰肢,一手揣兜站在原地,身姿挺拔,垂眼睨着比他矮了一个头的苏兆军,有种居高临下的盛气。
明明他什么都没说,但所有人都从那漫不经心的语气中听出了他的轻蔑。
仿佛在说,堂堂陆家,怎么可能会看上区区苏氏的项目。
“湛爷说笑了,这次苏氏的新项目绝对物超所值。”
苏兆军脸上的笑意几乎要挂不住。
他本想着利用陆湛的身份给苏氏项目炒一炒,没想到陆湛丝毫不顾及苏氏的颜面,简直欺人太甚!
然而,信耀集团的实力就摆在这里,无论他怎么不甘心也只能生生忍了这口气,为免继续说项目的事会偷鸡不成蚀把米,苏兆军主动将话题引向了江晚晚。
“湛爷带女伴属实稀奇,这位是?”
此话一出,周边所有人都高悄悄竖起了耳朵。
相比于苏氏那个还没见着真面目的项目,明显湛爷身边的女人更令他们好奇。
“苏总真是贵人多忘事,前几日贵千金才和我家小姑娘起了冲突,今日就不认识了?”
陆湛削薄的唇角微勾,抬起原本放在江晚晚腰间的手,随意搭上她的肩。
虽然随意,宣誓主权的意味却很分明。
“小姑娘年纪轻,受不得委屈,这样,苏总您让贵千金和晚晚道个歉,苏氏新项目缺多少资金,我投多少。”
“如何?”
他说话的语气并不算冷厉,甚至说得上淡然。
然而,被那双幽深眼眸的人盯着的苏兆军,却忍不住浑身汗毛一炸,一种被大型食肉动物盯上的危险感席卷了全部的感官。
待他意识到自己被一个小辈吓到后,苏兆军有些恼怒。
他当然知道苏瑶和一个叫江晚晚的女人起了冲突,但是却没见过她,因此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江晚晚。
可就算没认出又怎么样,不过是个男人玩物罢了,一个还在念书的黄毛丫头,哪有什么资格在他的地盘上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