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桃園聖手 慶飛揚-第0082章 胡攪蠻纏


桃園聖手
小說推薦桃園聖手桃园圣手
徐巧巧看李飞扬不出声,还当他默认了!
顿时她又准备得瑟了!
她向前走了一步,扬起那颗自以为是的头颅,对李飞扬说道:“李飞扬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王家的大少爷,王真剑。”
李飞扬“噗嗤”一声笑了,差点没把口水嗤的徐巧巧脸上。
徐巧巧温努道:“你还笑,你是想哭吧!”
这自以为是的徐巧巧也许还意识到,李飞扬是因为什么在笑。
这时王真剑还轻蔑的看了一眼李飞扬,说道:“巧巧,就这种穷鬼还要娶你,他配得上你吗?
幸亏你没有选择他,不了我还怎么遇到我的白雪公主啊!这位兄弟,真的非常感谢你啊!感谢你是一个穷鬼啊!”
这时徐巧巧又准备表演了,“哎!我当时年纪还小,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稀里糊涂的就差点答应了这个穷屌丝。
现在想一想还觉得后怕。”徐巧巧说完,竟然还夸张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李飞扬看到二人表演的差不多了,说道:“徐巧巧,你收回刚才说的话,也许我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会给你留一下情面。
你要是再胡搅蛮缠,可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
鳳凰仙尊,刁妻萌娃好難訓 小說
可徐巧巧,非但没有悔改之意,还继续说道:“要不是你花言巧语,我怎么可能看上你这个口袋比脸还干净的穷屌丝呢?”
李飞扬现在心中已经升起一股熊熊烈火,李飞扬怒声道:“我什么时候花言巧语了?徐巧巧你给我说出来让我听一听。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是你当时想讹我,让我娶你的吧?”
“行了,你是什么身份?敢用这么大的声音跟我的女朋友说话。”
王真剑一脸倨傲的接着道:“之前的事情早就过去了!
你不是酒店的服务生么?现在我的鞋脏了,你赶紧给我擦一下。服务好了,我一会儿就不投诉你了!”
说着王真剑伸出一只脚,还故意的在自己的大头皮鞋上吐了一口口水,然后说道:“我这是欧洲知名裁缝手工制作的皮鞋,两万多块一双,你擦的时候小心一点,擦坏了你可赔不起。”
这家伙虽然整日里花天酒地的,不知哄骗去多少个女人,但得知这是要娶自己女人的男人。
顿时有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不爽和厌恶感袭来。
再加上王真剑打心眼里就看不起眼前的李飞扬,谁叫他比自己帅呢!
所以就想狠狠的踩一踩李飞扬,秀一秀自己的优越感。
“真他妈的贱。”念叨了一句后,李飞扬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对徐巧巧说道:“徐巧巧我给你父亲最后一次面子,赶紧领着这个真贱的癞蛤蟆给我滚,不要脏了我的眼睛。”
“李飞扬你怎么说话呢?让你擦鞋那是给你面子,让你擦一擦怎么了?”
徐巧巧接着说道:“再说了你是酒楼的服务员,王大少是这里的贵客,你给贵客擦鞋不应该么?”
这时癞蛤蟆又蹦哒了出来,一脸得意的说道:“看你现在的打扮,连服务生的衣服都没混上,你应该是刚来的吧!
我跟你们这里的老板熟的很,只要你把本少爷我伺候好,让我满意了,我让你转正那就是一句话的事,甚至当个小领班也不是不行。”
徐巧巧一听自己男人的话后,顿时又有精神头了,“你听到了吗?这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摆正自己的态度,你就是一个穷屌丝,不好好在桃园村待着当你的兽医,偏偏来这里做个服务员,做个服务员还都是试用期的,而王大少随时都能决定你的命运。”
李飞扬听到兽医二字乐了,“我当时确实救了一个畜牲,关键是她连畜牲都不如啊!你家的大黄见了我还知道个摇摇尾巴呢!你比起它差的远了。”
再看到徐巧巧这副嘴脸,李飞扬在心中升起一股极度的厌恶感。
他现在甚至暗暗庆幸,还好当时没有答应娶这个**,要不然这以后的日子可就真的苦了。
徐巧巧现在有气是不知道该怎么往出说,自己刚才怎么就用了兽医这么一个词。
她现在的表情要多丰富就有多丰富,她不能再说了,再说就把自己添坑里了。
李飞扬又开口了,“你们还是出去吧!我不想和你们计较。”
“不跟我们计较?”王真剑听到这句话好像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王真剑目露狰狞的说道:“本少爷现在改变主意了,马上把我的鞋舔干净,不然等我把经理叫来,立马就把你开除了,让你连个实习服务生都做不成。”
徐巧巧在一旁也帮腔道:“李飞扬你没听到么?你在这里上班怎么说也能挣个三五千吧!你要是连工作都没有了,估计你这生活都会成问题吧!赶快按王大少说的办,不了你一会儿会后悔的。”
他看似是为了李飞扬好,实际心如蛇蝎,恶毒无比。
李飞扬被这对狗男女彻底激怒了!李飞扬上前一步抓住王真剑的衣领,抬手便把他扔了出去,随后指着徐巧巧说道:“我不想打女人,你自己往出滚吧!”
“好你个李飞扬,你真是长本事了,竟然敢动王大少。”
徐巧巧叫嚣完,赶忙跑了出去,慌忙把王真剑扶了起来。
王真剑简直要气疯了,想冲过去跟李飞扬动手,又没有那个勇气,只好说了一句狠话了,“小子,你他妈敢打我!”
接着就在酒店里喊了起来,“你们酒店的前厅经理呢?你们这酒楼是怎么开的?服务生都敢打客人了!”
徐巧巧也扯着嗓子大喊大叫道:“快来人啊!服务生打人了”
听到贵宾一号包间外有人大喊大叫,酒楼的前厅经理白季军慌慌忙忙的跑了过来,一脸献媚的说道:“王大少,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啊?”
王真剑是花花公子,整日里就是个吃喝玩乐,白季军在餐饮圈子做了这么多年,之前早就熟识,知道眼前这位是王家大少,也算是有钱人。
王真剑见遇到了熟人,更加的趾高气扬了起来,他抬手指着李飞扬说道:“白经理,你们的酒楼还想不想开了?服务生竟敢出手打客人。你们这是不是店大欺客啊!”
白季军顺着王大少手指的方向看去,随后说道:“王少,你误会了!他可不是我们酒店的服务员。”
王真剑立即炸毛了,“怎么可能,我刚才明明看到他在擦桌子,他怎么可能不是服务员。”
徐巧巧跟着说道:“就是,他不是服务员难道还是客人?他就是一个穷鬼,口袋比脸还干净,怎么可能有钱在这里吃饭。”
李飞扬没有说话,现在这个酒楼都是自己的,他想看看酒楼的经理会怎么处理这件事,值不值得自己以后继续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