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病弱王爺的田園醫妃她颯爆了 甜心檬檬-第三百一十八章會死人嗎看書


病弱王爺的田園醫妃她颯爆了
小說推薦病弱王爺的田園醫妃她颯爆了病弱王爷的田园医妃她飒爆了
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不明白同她问话的分明是个女子,怎么就变成了个男的,长得还挺好!
“若是真有姑娘来的话,会这般平静?”
沈瑾钰从容的道。
“这倒也是!”陈大娘心底里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惊华丫头的脾气,她是清楚的。
是那种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人,若真有这么一回事的话,怎么可能会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还是有些担心,语重心长的道:
“惊华丫头懂事乖巧,是个不错的好孩子,你可莫要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啊!”
“大娘安心!”
沈瑾钰依旧表现得很从容,心底里根本没想过会出这样的事情。
待到陈大娘走后,沈瑾钰才挑眉看了张怀辰一眼。
张怀辰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嘿嘿一笑,将手中的东西往前一递。
老鹰吃小鸡 小说
“瑾钰兄!”
沈瑾钰嗤之以鼻,接过东西大步流星的进了厨房。
张怀辰想打下手,被他义正词严的给拒绝了。
让他自己个回屋坐着去,别捣乱。
闻言,张怀辰嘴角撇得老高。
并没有说要留下来,出了厨房后。
信步,在院子里转悠了起来。
阵阵花香扑鼻,让人心情格外的舒畅。
几日奔波的疲惫感也随之一扫而空。
月惊华拿着鸡回来的时候,鹅肉已经在锅里炖着了。
鲜嫩的香味儿,勾得人馋虫都上来了。
沈瑾钰注意到自家小媳妇儿的模样,一边将熟了的土豆炖鹅盛在木盆里,回头同她扯了扯嘴角。
“待会儿就可以吃!”
“嗯!”月惊华点了下头,也没有那么馋,就是看到她家夫君就走不动道了。
“林大娘知道咱们家有客人来,特意挑了最肥的一只给我!”
沈瑾钰笑笑,抓着鸡去了外面,很快的便杀好了。
月惊华依旧如同往日一般,坐在灶台前,往灶下添柴。
时不时的拿余光偷偷瞧她家夫君,越看越满意,眼里都冒星星了。
她家夫君穿着平日里的衣袍,浑身上下,没有任何多余的饰物。
连做饭,都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沈瑾钰被她用这样的目光盯着,锅铲都拿不稳了。
心里暖暖的,甜得很。
……
“大哥大嫂!”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沈瑾钰挑了下眉,回头,脸色僵了又僵。
月惊华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刚好看到一个花花绿绿的人影,咧着嘴朝两人笑。
眼皮子一个劲的狂跳,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着:
“……小婉你这是?”
一身屎黄色的上衣,上面还有类似于青褐色的小点,还泛着丝丝红光。
配上豆绿色的长裙,下摆处绣着芥末色的花纹。皱巴巴的,跟刚从狗窝里刨出来的一般。
这配色,实在是让人难以恭维。
还有点莫名的熟悉感。
脸上的妆容,更是一言难尽。
白皙的面容,用脂粉涂得蜡黄蜡黄的。
脸上还多了许多的斑点,一个眼睛向上斜,一个眼睛向下斜。
鲜红的口脂,涂得满满的,一张嘴宛如血盆大口一般,牙齿上都沾到了。
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那冲击力,真是绝了。
“这是大嫂让我看着处理的衣裳,我觉得有趣,就留了下来。”
月惊华:“……”
脑袋瓜子嗡嗡滴,怪不得觉得熟悉,原来是她的啊。
沈思婉沉浸在自己的杰作中,并没有注意到月惊华的神色变化。
还原地转了一个圈,大大方方的同两人展示着她的新妆容。
“怎么样,好看吗?”
月惊华扶额,后退了一步:
“快些将这些扔掉吧,太辣眼睛了!”
昧良心的话,她实在是说不出口。
怕会遭雷劈!
“真的?”沈思婉激动的一把抱住了月惊华,开心的又蹦又跳。
月惊华:“……”
沈瑾钰:“……”
神色都无比的复杂。
特别是月惊华,模样更怪,根根发丝都要竖起来了。
若是平日里的话,她拉着她又蹦又跳的,那模样要多喜人就有多喜人。
现在这样子,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有那么一丢丢反胃就……
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
“好了好了!”月惊华赶忙出声,将她安抚了下来。
再蹦下去,要被安抚的就是她的胃了。
“小婉乖啊,你听我说,这衣裳不合适你穿,快换了去。
还有那妆容,也一并擦干净了再回来,知道吗?”
“知道了。”沈思婉应了一声,一点儿没有要换衣裳的意思。
“这酒是要给张大哥的吗?”
抢先一步,沈思婉接过了,月惊华手里的酒水。
“大嫂您也累了,这茶我去送吧!”
跑得那叫一个快。
月惊华:“……”
好一会儿,月惊华才回过神来,挑了挑眉,回头看向沈瑾钰,不放心的问:
“夫君,这行吗?”
“不必管她!”沈瑾钰摆了下手,猜到了小婉那丫头这么做,多半是因为张怀辰那小子,说的那些话,被她给听到了的缘故。
心下不忿,想要诚心的恶心他一下。
“可是……”月惊华犹豫了一下,还是凑上前去,低声道:
“我放在屋里的药,少了一瓶!”
“什么药?”沈瑾钰不放心的问。
“一瓶对女子胸部发育有益的药!”
月惊华想也不想的脱口而出,随后意识到了什么,直感觉口干舌燥,舌头都打结了。
红着脸解释:
“那药是我刚配出来的,还没有找到合适的用药人选。”
越说越不对味了,感觉哪儿哪儿都不对。
特别是她家夫君那目光,让人心里一阵阵发紧,心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沈瑾钰被她这害羞的小模样,弄得心都要化了。
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柔声问:
“可会害人性命?”
“那倒不会。”月惊华赶忙摆了摆手,她对自己的药还是有把握的。
“小婉她要拿的是痒痒粉,被我抓包了。慌乱之下,拿错了。”
沈瑾钰:“……”
月惊华又道:
“她拿走的药,药物配方温和,并没有什么刺激性强的药材,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强袭魔女
“那便不用管他。”
沈瑾钰不紧不慢的说,一点儿都不觉得有什么的。
那小子穿女装招摇过市恶心人,的确该好好的惩治一番。